欢迎光临本站

灯泡儿网

您现在的位置是:首页>经济

经济

三等奖作品 天涯明月❤ 国庆中秋双节组诗

erjian2022-07-06 18:24:58经济13来源:灯泡儿财经网

  国庆中秋双节组诗

  一、回家

  1 从梧桐树上传来耳语

  从梧桐树上传来耳语,我的聆听之中

  有一种错觉:连做梦也见不到天上月亮

  从周一到周五,连蚊虫也会消逝

  我的漂移会偏离椭圆轨道,错过远方

  从半岛横越而过,错过海峡及其对流的风浪

  彩色的落叶铺在水岸,在不均匀的呼吸中

  我嗅出稻花的香气。隔河,烟波缥缈

  对岸山势峻峭连绵,水墨的森林与层云

  石峰散散淡淡。我知道故乡近了

  千里之外,我熟悉的格桑梅朵,站在半坡

  月亮已然回到故乡,侧坐米轨枕木黄金点

  嗑瓜子,不和天上散乱的星星搭话

  2 从宿舍楼步行向地铁站口

  从宿舍楼步行向地铁站口,我也不搭理人

  夫妻水果店里兴许会偶尔提到我:

  好些天不见那个拣半斤核桃一个石榴的人

  如果拆迁,快餐店的VIP储值会不翼而飞

  再次返回,单元楼间的钢琴声该当优雅几分

  按计划周五回家,午时的新月空悬写字楼上

  一抹浮云,或者一群鸽子掠过

  我在内心抱拳作别,踩准滚动电梯台阶

  挂稳地铁吊环之后,我打开朋友圈次第点赞

  然后锁屏,在广场站从容换乘线路

  高铁兜售土特产的吆喝声里,我听出乡音

  买一送一,挑选一组梅子果脯与莲米混搭

  3 在小区门口拐个弯

  在小区门口拐个弯,老邻居坐在花圃边缘

  笑眯眯叫唤我。树枝盘虬伸到头上

  无花果和叶子一起遮挡明艳的阳光

  我家小狗蓬头垢面跑过来,踩一下我的鞋面

  转身摇晃着尾巴,径直将我带到家门口

  门口铺着我往年从超市买来的welcome红毯

  母亲走路明显蹒跚,眉间皱纹增添许多笑意

  父亲依旧头顶银色的寸发,说孙儿争气

  从普通班考上大学。我汲半碗小院井水

  抹一下嘴,手背的汗毛挂上亮晶晶的水珠子

  一同归返的侄女备足䧏压葛根粉

  好在来年带上健康的二老一同游走古都新城

  4 大包小包收拾行囊

  大包小包收拾行囊,高个子侄儿将启程远行

  和我当年一样,少年下巴蒙昧生出胡须

  不知何处是远方。和我当年一样

  不等仲秋月圆,揣一把老家的沙土出门

  越走越远:西北峰回路转,东南一马平川

  和我当年一样,孩子们会仰望异乡月亮

  以为月色不似老家夜阑亲切、柔和

  两行清泪阒然落地。一转身

  和我当年一样,地上会长出蒲公英

  比草丛高出一截,花絮从风中飘得更远

  更远处,会有另一轮月亮文文静静

  伏案卷轴,瘦下去好些天,才昂起圆圆的笑容

  二、漫游

  1

  忽略天空的月亮如约而至,仲秋

  蓝盈盈的月色将白桦树皮洗得干干净净

  我还忽略趴在玻璃镜子上的飞蛾

  迷恋烛火镜像周遭的光晕而枯守一生

  倘若回头,会提前在发烫的灯盏上烤焦

  惹得烛光中人,喟叹朝露与夕晖

  我忽略世代流传的病例,忽略阅读症

  在瞌睡时迷糊的几行。秋日天空飞过的雁阵

  与树梢擦肩而过,当时月牙恰好藏身云端

  我忽略书厨中的细节,找不见的植物札记

  穿插《吉尔迦美什》与《诗经》之间

  衬纸和扉页吸干一只飞翔的蝴蝶标本水分

  2

  在衣柜里找不见镶有风纪扣的上衣

  出门时,我下意识地摸一下裤兜里的钥匙

  不必搭车,里弄深处的独石板桥

  被零落的枫叶散乱覆盖着桥面和两岸

  像往常一样,待到小花园我才想起身后小桥

  桥下波浪随风浮动,分辨不出水流的方向

  在步行街找不见往年翅果纷飞

  江水对岸,三层楼的红房子屋顶烟囱错落

  铁轨在月湖之畔明显拐了一个弯

  我确实望见背影里一片霜天素颜的荷塘风姿

  宫商角徵羽的巨型雕像水垢斑斓

  高山流水琴声里,隐约有几分邈远

  3

  从江南到漠北,从夤夜向清晨

  我想象一堤烟柳,定然有一袭春光

  风拂过城楼下,斜斜撩动护城河的柳林

  即使枝叶略微衰败;我想象弱水三千

  一个成语而已,会有白云的身影

  在水波里皱褶、破碎、愈合

  但愿我不再想起“楼兰”这个艳词

  怕盐碱滩容不下一口淡水井

  说起环形山,我会在接近中秋之夜更加惊惶

  皎洁的月色,竟然来自蛮荒之地

  将单调的阳光原原本本反射过来

  甚至没有些许折射,找不见虚幻的七彩光谱

  4

  在海岸线上购置一套楼房

  我的家就搬迁到海上,重新迷恋繁体书简

  重新仰望月亮,伤感、甜蜜和惆怅

  漂洋过海,重新申请一个国籍

  我会不时仰视“祖国”这两个汉字

  大篆贴在墙上,笔墨飞白,垛口连绵

  茶水凉了,我会注入同样份量的开水

  瓷杯外壁玉暖,窗外天空放晴

  露台上身影婉约的秋菊花瓣内敛、缄默

  追忆中,好几个中秋片断混合

  捡拾半打悬铃木叶子,感怀香山十月

  想象踯躅山脚、没有及第的书生

  三、祖国

  1 三生三世我会出生在中国

三等奖作品 天涯明月❤ 国庆中秋双节组诗

  三生三世我会出生在中国,北方河滨或江南

  来生,按落云头,在入海口,率先看日出东方

  我却依稀记得前世汴河,残雪桥头放纸鸢

  或者依稀鹿回头,挥舞竹竿打棕丝椰果

  我也会沙丘坳里击手鼓,等沙尘暴平息下来

  翰林院高墙间,我筹算二十八宿斗转星移

  兴许女扮男装,趁秋日课间,绕着枫树扑蝶

  今生,我却忘记前世约定,忘记时间和地点

  借懵懂青春误解风月。借助月光

  一次又一次,我从远方悻悻然回家乡

  吃荞麦枣泥馅月饼,喝山泉浇灌的葡萄酿酒

  然后,在梦见流云的清晨,跋山涉水一再启程

  2 起初,我想报效祖国

  起初,我想报效祖国,越走越远

  多年回不了家,持枪戍边或穷经皓首写山川

  当中秋归来,父亲俨然追忆中的白发爷爷

  母亲戴着外婆遗赠的老花眼镜翻看孝经

  门口和儿时一样的白毛狗冲着我吠叫

  墙上 标准像已换成井冈山的长袿年轻人

  风尘仆仆,让我感慨世事沧桑

  中秋的祖国,驿道与运河并行,关山明月出

  西风走丝绸之路,或茶马古道归来

  河西走廊高楼连绵,村村寨寨国旗如花招展

  我把工资收入分成三份:其一养家糊口

  其二还房贷,还有一份理财,像月亮盈盈亏亏

  3 我在祖国一隅安家

  我在祖国一隅安家,秋月慢慢挨近电视塔

  中秋晚会歌声里,我记下荧屏上几张新面孔

  黄头发的歌手,蓝眼影的舞娘

  让秋天的舞台摇曳多姿,西风婀娜

  阡陌良田,稻花飘香。从地铁口电梯平步出来

  街头路灯霓虹耀眼,连锁酒店房间灯光亮起

  那些不回家的人,在睡衣下松懈片刻

  我是在等秋月当空,照亮淡淡的云

  稀释我混浊的思绪;我是在等秋风凉凉

  从围篱缝隙间簌簌涌入,许是自昔日远来

  没有早春柳绦的妩媚;我是在等鸟鸣虫啾

  在白光光的月色里或菜畦疏影间

  4 祖国在地球的海边

  祖国在地球的海边,前一波浪涛还没蛰伏

  后一卷浪头跃起,撞击我的国土繁花盛开

  我的祖国从涓涓细流渐自开阔,水岸芦苇荡

  临海,展开宽阔的三角洲迎迓世界的海风

  鸥鸟Gull!Gull!俯冲向浪尖,啄水扬眉

  祖国的大河沉淀夏泥,从莱州湾远眺

  越过渤海峡口,与地球的环流一起绕日漂移

  我却平稳行走在倾斜的国土,巉岩成山

  读古书,溯洄从之,我结识制陶的匠人

  在青花瓷上釉彩描绘墨山与素瀑

  凤凰翩跹,我的疆域草长莺飞,一起拭目仰望

  长城逶迤,蓝天上月亮圆圆,光彩尔雅

  四、月亮

  1

  我曾打算忽略其它十一个月的月亮

  不抬起头来,一直沉湎江水表面的波纹

  波纹间的泡沫,比偌大的天空更重

  破碎,沉陷,在另一声鸟鸣之中浮起来

  用鳃呼吸,和湍流一起脉动

  再次跌落旋涡,倚靠阴湿的河床做梦

  不抬起头来,在仲秋的月亮如约初现之前

  任凭空荡荡的天空星光闪烁,白云漂泊

  入夜亮起的街灯,比闪闪烁烁的星光更明亮

  从绿化树影中走出,我感受到她的温度

  和煦地照耀我的头发,我肘间的袖子褶皱

  一沟一壑积满秋天橘子色暖暖的灯光

  2

  我曾经对飘飘晃晃的云朵起过疑心

  当她满脸忧郁,转几圈也找不见鲜嫩的月牙

  明明看见她缭绕高原的山腰,温婉如烟

  我以最快的速度攀缘而上,冲到她跟前

  松针撩到睫毛了,却伸手触不到她的腰身

  当我从山岗回望,她缭绕松枝,温婉如烟

  天!我迷失在一个重复再现的梦魇之中了

  白云飘在高处,或者盛开在失意的回望之中

  如果结庐山坳,窗外的林间有一朵云

  月光将她的刘海梳成小瀑布,洁白,哗哗响

  她的眉梢是枝叶挂满水珠,一双青橄榄眼睛

  瞳孔深处应该有一对我的镜像,略微怅惘

  3

  我却应该蜗居繁华市井的荷塘小区

  早出晚归,承受邻居的伦理监护

  我的监护者,还有天上时隐时现的月亮

  她纤尘不染,如果审视她的面孔

  那些不均匀的色块,乘风桂花飘香

  好比是父母老了,皱纹间反射着岁月的光华

  我该有两个家,新家落户曾经梦想的远方

  当儿时窗檐上的燕子空巢,及早归返老家

  时间一拖再拖,月圆月缺好些次

  直到农历八月,月亮自一丝丝新月闪现

  长成舟子,日见饱满,快要圆了

  我该赶在中秋夜之前抵达家园,面容惬意

  4

  我一直不适应帝都千层翻毛月饼的味道

  但也囫囵带回,原汁原味复述北国中秋传说

  信手抓一瓣老家的茶色荞饼入口

  细嚼慢咽,并未品出时文虚拟的月光味道

  我却联想到一把连枝带叶的水煮毛豆

  形状和青苞谷籽相似,和父亲掌上老茧相似

  中秋的月亮在天黑一阵子之后慢慢出来

  我换了几个位置,在酒店大楼一侧看见她

  树梢是她的肩花参差,她的脸圆圆如笑

  绝非修容瘦颊的娇媚。云朵飘来又飘去

  我用心远远挥手,嘀咕一声:节日好!

  顺手指给孩子月亮上的山林,金星在近旁

  冀星霖

  2020年9月15日——9月29日

一、第四章.达标的男友

  第二个星期天是杨妹与男朋友约会的时间。清晨,杨妹准时来到碰头的汽车站,只见黄鹏已经等在那里了,他迎上前告诉她,他们可以顺便坐单位的轿车去“逸山”。他说完,只顾上下地看着杨妹的裙子,眼光在她的脖子和胸脯上停留了片刻,自言自语地说道:“太美了!”其时,杨妹在旁听到了他的自语,心里不禁美滋滋的。

  五月中旬正是怡人宜游的天气。雾气蒙蒙的“北湖”水面上,不时拂过阵阵的凉风,沿岸的垂柳随风依依地摆动着,使人感到很惬意。“北湖”是“逸山”景区里最西南面的一个景点,它以浩淼的水面和荷花而闻名。雾气慢慢地散去,湖面露出了它那波光粼粼、碧荷连天的真容。

  杨妹今天身着一袭中短式的白底绿叶大红花的丝绒裙子,它无领、平肩圆口、窄袖,下摆过膝10公分,两侧开叉30公分,坦露出鹅颈、藕臂、鹤腿,显现出蛮腰、丰乳、翘臀,真是曲线分明,仪态万方。

  她站在湖边带着露水的草地上,背景是万倾的“北湖”和逶迤的“逸山”。她不断地变换着姿式,任由黄鹏给拍了许多张照片。黄鹏也是一样,任由杨妹给拍了许多张照片。

  这时,兼司机的同事,帮她们租来了两条小船,这是黄鹏事先计划好的。黄、杨二人坐一条船,兼司机的同事坐另一条船,由司机同事为他俩拍照。他们边划边照,时停时照。荷花荡里,长桥洞内,岸柳阴下,锦花丛中,亭榭栏前,曲径林间,都定格下了他俩的身影。

  最美的是杨妹肩斜扛着阳伞,款款地漫步在十里长堤上的拍照,引起了许多游人的驻足观赏。

  然后他们在“北湖寺”里吃午餐,品尝了全素的菜肴。接下来,他们就开车来到“逸山”脚下。下午车子有事开走了,它会在傍晚再来接他俩回城。在“逸山”,没有影子跟随在身后,他俩觉得自由多了。

  他俩或爬山望远;或戏水溪间;或登塔凭栏;或休歇树阴;或徜徉林径;或留连古亭。景观游玩得越多,两人之间的距离也越来越小,两情渐入美妙的佳境。

  黄鹏见杨妹的拍摄技术比自己好,心想不亏是学美术出身的。就开口说道:“杨妹,我拜你为师,跟你学拍照、行吗?”

  杨妹答道:“那可要下跪磕头的呀!”

  “行行,一定后补。”黄鹏笑道。

  杨妹指着远处巍巍的青山,又指着近处淡淡的湖水说道:“风景摄影就是把美景变成图画,画画就是把图画变成美景。也就是说,摄影与图画是一个道理,关键是要有近清浓、远朦淡的层次感,层次感出来了,那风景照片也就象图画了••••••

  黄鹏听得头直点,如小鸡啄米一样,他说道:“一点一点地学,反正这个老师是一辈子跑不掉的。”

  杨妹听了,笑而不答。

  一路上,他俩谈笑风生,情投意合。他俩来到一个偏僻树林里的一个小山坡前,黄鹏先冲上山坡看了一下,说道:“这里有一块不大的草地,上去坐坐吧!”黄鹏转身走下来,就伸出了手,杨妹犹豫了一下,也伸出了手,就这样他俩第一次牵上了手,黄鹏拉着杨妹的手、一前一后地走上了坡地。

  黄鹏从包里拿出了两张大餐巾纸铺在了草地上,黄鹏先坐下,接着,杨妹拎起裙子的下摆,不远也不近地坐在了黄鹏的旁边。两人沉默了一会儿,杨妹一反常态地先开口说道:“上次听你讲了你的故事,今天还想听听。”

  这一下倒打乱了黄鹏准备好的话语,他只好沉默地调整着自己的情绪,片刻后微笑着说道:“嗯——,那就讲讲我家的故事吧!”

  接着黄鹏缓缓地说道:“这是一男哥和一女妹,他们是中学的同班同学,他们恋爱了。报考大学时,女妹为了爱情,放弃了她所向往的大学,准备和男哥一起报考同一大学的理工科专业。这事遭到了女妹父母的反对,他们既反对两个孩子早恋又反对两人报考同一学校,他们认为早恋会影响学习。女妹就以寻死为武器,迫使父母妥协让了步。他俩双双毕业有了工作后就结了婚。

  婚后,育有一子二女。平时,丈夫敬重妻子能为了他而顶住家庭的压力,每遇到矛盾都力求做到律己宽容;妻子敬重丈夫能为了她而坚持专一,拒绝了大学其它女同学抛来的橄榄枝,每遇到矛盾都能做到克己忍让。

  他们那时和男方的父母住在一起。常期的生活里难免会有一些矛盾,每当这时候,他们总是出门到背静之处的护城河边去吵架,吵完架,总有一方会先道歉,然后另一方也会跟着自我枇评,结果也总是折中处理,皆大欢喜,手牵手地回家。他们从来不当着父母、孩子的面、他人的面或公共场所里吵架或闹情绪。

  他俩去河边吵架的的故事成为了街坊邻居的美谈,他们的言传身教也熏淘了三个孩子。

  这样他们和睦地过了一辈子。—— 知道嘛,这个故事讲的就是我的父亲和母亲。”黄鹏说完了故事。他顿了顿又接着说道:“我追求的就是这种互敬互让的婚姻生活。”

  这个故事虽没有什么戏剧化的情节,但那种去河边解决矛盾的办法,确实令人赞赏。杨妹听后感叹不已,直到听完了最后一句点题的话,她才回过神来,原来黄鹏是既介绍了他的父母亲又表明了他的婚姻观啊!使人觉得很真诚,没有丝毫装腔做势之感。虽然才见两次面,但杨妹已经开始折服了。

  “真羡慕他们。”杨妹感叹道。

  这时,黄鹏又换了个话题说道:“杨妹,我在没和你谈的时候,经常听表姐谈起你,我就偷偷地看过你几次了,就爱上了你,这个我也不瞒你。不知你对我印象如何?我——符合你的择偶标准吗?”

  杨妹略加思索后调皮地说道:“我的标准有十三条,你自己比比看,就怕你嫌高?”

  “说来听听,让我来自我对照一下——”黄鹏也故做轻松地说道。

  “要有眼缘、要有大专以上的文化、要有情趣、要有共同语言、脾气要好、要会包容体贴,要有稳定的工作、要孝敬双方的父母、要有出众的业绩、要爱干净,因为我有一点洁癖。要专一,不能脚踏几只船。嗯——还要承担做菜的家务,因为我怕油烟。”杨妹一口气说了一大堆后,又补上一条“还有,要烟酒赌毒黄不沾!”

  其时,黄鹏在一边听,一边搬着手指数着,心里暗忖道:“乖乖,一共十三条,蛮吓人的!”对照之后,他觉得自己蛮符合条件的,只是这最后一条使他有点泄气,这烟酒要是这么好戒的话,那中国不知要倒闭多少企业呢!怎么回答呢?答不好就要歇菜的耶。他陷入了苦想之中,平日的机灵劲不知到哪儿去了。

  黄鹏终于想出了一条缓兵之计,说道:“这些我都能做到,只是这最后一条,戒烟戒酒。我呢,努力去戒,如果工作需要的话,我也只是稍为去应付一下,在家坚决不沾。”

  “你可要想好了,这十三条没有协商的余地,你看着办吧!告诉你,我自己能做到的还不止这十三条呢!”杨妹认真地说道。

  “我能!从今天起我就戒。”黄鹏掂出了杨妹话里面的份量,立即斩钉截铁地说道。

  杨妹笑了,脸上一片灿烂。她低声地对黄鹏说道:“你要是能做到的话,我就高兴了。这证明你有自我控制能力,这在官场特别重要!”

  杨妹的话使黄鹏既敬佩又畏惧,他彻底服气了,他也更有信心了,因为他知道自己符合杨妹的心意,否则,她根本没必要提戒烟戒酒的事。想到这里,黄鹏信心十足地说道:“看来——我是达标了?”

  杨妹知道他是在求赞扬,但她就是笑而不语。隔了一会儿杨妹反问道:“那你的要求呢?”

  “我的没你那么多,但你绝对超标!真的,无可挑剔!”黄鹏诚恳地说道。

  杨妹仍然是笑而不语。

  接下来俩人都沉浸在静境之中了。

  “想什么呀,黄鹏!”杨妹的问话打破了暂短的沉默。

  “我在憧景我们将来的生活!”

  “那,说来听听。”杨妹高兴地说道。

  “今后,我包做菜煲汤。”黄鹏说出了想法。

  “今后,我包洗衣浆裳。”杨妹跟进地说道。

  “今后,我包干体力活。”黄鹏说道。

  “今后,我理财加采购。”杨妹说道

  “今后,我陪你逛商场。”黄鹏说道。

  “今后,我陪你看球赛。”杨妹说道。

  “今后,我孝敬丈母娘。”黄鹏说道。

  “今后,我善待公婆。”杨妹说道。

  “今后,我下班早回家。”黄鹏说道。

  “今后,我看家带孩子。”杨妹说道。

  今天两人虽然才是第二次接触,但情感已经在加速升温,实际上已经到达了定情的状态,这无须如世俗一样,非得有什么语言表白或什么形式才行。

  今天回程的时候,杨妹允许黄鹏把自己一直送到了家门口,以前黄鹏是享受不到这个待遇的。虽然才接触两次,但黄鹏这人的感染力特强,杨妹无形中受感染而消除了距离感,所以两人之间就毫无拘束之感了。特别是两人谈得来,在很多方面有共同的语言,所以杨妹愿意与他拉近距离。

  杨妹一回到家,就脱下裙子,进卫生间冲浴去了。出来时,妈妈已端上了饭菜。母女俩边吃边聊了起来。

  “玩得高兴吗?”杨妈问道。

  “高兴!”杨妹答道。妈妈问前次约会情况的时候,杨妹是吱唔了过去,这次她讲出了心里话。

  “他喜欢你穿裙子吗?”杨妈问道。

  “他敢讲不喜欢吗?”杨妹答道。

  “你觉得他怎样?”杨妈问道。

  “哎呀 —— 才两次哎,能有什么看法呢?”杨妹故意地说道。

  “哈哈!瞒得过别人,还能瞒得过我?你的眉毛早就告诉了我。”杨妈说道。

  “如果说眼睛告诉了你,那还有点道理。没听说过眉毛的。”杨妹说道。

  “眼睛可以假装出来的,眉毛装不起来。人在苦闷的时候,每根眉毛都是趴着的;人在生气的时候,每根眉毛都是竖着的;人在高兴的时候,每根眉毛都是飞扬的。它像小鸟的翅膀一样,是斜向上弯曲的,所以眉毛就像飞的一样。”杨妈自信地说道。

  杨妈继续说道。“你的眉毛是飞扬的,说明你爱上他了。不信去照照镜子。”

  杨妹真去照镜子了,一会儿她从房里出来说道:“真是这样的哎。请问老妈,你是何时学会研究 微表情的?”

  “我是自己跟自己学的。”杨妈笑着说道。

  但杨妹还是把两人定情的事瞒住了、没说,她不想让妈妈说自己“草率”。

发表评论

评论列表(0人评论 , 13人围观)
☹还没有评论,来说两句吧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