漩涡中的“抗癌共享厨房”:公益还是黑客追款出款成功后再收费生意?

erjian2023-12-13193

郑州“抗癌共享厨房”事件,由合伙人张广兵4月10日一纸“经营困难,很有可能坚持不下去了”的公开信始,经媒体持续报道和直播,引发热议。

4月11日下午,共享厨房合伙人张广兵在接电话。爱心人士捐助的物资源源不断涌来。

4月11日,舆论还是一片赞扬,13日就变成一边倒的质疑声:“卖惨炒作、消费爱心”,不公布捐款使用情况,“张广兵家有奔驰宝马和三套房”……

14日早晨,张广兵曾对一名志愿者说,针对“网暴和污蔑他有宝马车、大别墅”,自己要报警,要“打翻身仗、还清白”。

但此后,再无媒体采访到他。共享厨房另两名合伙人,也拒绝发声。

共享厨房门口,挂着醒目的“爱心厨房”标牌。

经过6天的喧嚣,4月15日晚,媒体发布了郑州市金水区联合调查组的通报。经查,张广兵家庭名下有一套小产权房、一套小公寓,分期付款购买马自达3轿车一辆。社会爱心人士赠予款额579888.25元,均未支出。赠予的米面油等生活物资正在清点中。对款物使用情况,将依法依规进行监督监管。

不过,涉事共享厨房究竟是生意还是公益的争论并未落定。

4月14日,共享厨房门口聚集着不少群众。

4月14日晚,共享厨房里来做饭的病患和家属。

“关门信”引发的捐助风暴

4月10日,张广兵在共享厨房外贴出一张纸。这封给“广大病属朋友”的信写道:“郑州抗癌厨房坚持九年,现今经营困难,很有可能坚持不下去了。给大家说声对不起……非常迫不得已。因为我们每天消耗巨大,已无以为继。”

这一消息, 4月10日、11日经媒体持续报道,使共享厨房话题登上热榜。

11日,米面油等爱心物资,源源不断涌向共享厨房。有开车送来的,有面包车拉来的,还有全国各地爱心人士网上下单送来的。

很快,物资堆满了共享厨房外的空地。

现场,媒体不间断直播。张广兵的妻子,也在用张广兵的账号直播。

有网友下单1袋大米和15包挂面,在外卖单上留言“张先生大爱,我只能略尽一点微薄心意”。还有网友下单一大袋菜,留言说,自己只是个十岁的小孩,没啥钱,而且自己也在生病,尽一点绵薄之力。

有戴口罩男子,从成都连夜赶到郑州,捐赠20万现金后离开,并拒绝媒体采访。媒体报道称,“这是跨越时间和空间的爱心快递。”原来,两年前媒体报道共享厨房困境时,该男子曾来实地探访、做菜后,捐赠10000元。很快,戴口罩男子被网友认出是一位有千万粉丝的网红。

4月14日,共享厨房门口堆满了爱心人士捐赠的物资。

还有一家三人,来扔下10万现金,说了句“俺小姑娘给这里嘞,俺上这来了,我手机刷到了”,就走了。网友认出,她们也是拥有400多万粉丝、人气很高的网红。

在洛阳做共享厨房的郑丽朴,也开着车赶了过来,后座装满了米面。去年6月,郑丽朴被媒体报道“90后小伙开共享厨房3个月赔4万”。当时,张广兵和他视频通话,勉励他“不赔钱就行,关键你得坚持住”。

现场,还有公益人士告诉澎湃新闻,他此前帮共享厨房申请的“抗癌共享厨房”公益项目已批准,将资助共享厨房9.8万。

也有不少人在现场捐款捐物。有捐助者感叹家人曾患癌,所以感同身受。

4月11日下午,张广兵发视频说,有了这些捐助,厨房又可以经营一段时间了,请大家不要担心。对善款和爱心物资,会妥善处理,全部用在病患身上。

当晚,张广兵撕下了“关门通知”。工作人员和义工们一起,从晚上7点,干到晚上10点多,将物资转运到了共享厨房在附近小区租的仓库。

该仓库有十多平方米,每月租金800元,到今年7月,就租满两年。

小区门卫说,平时共享厨房的人隔三差五会来取物资。

共享厨房存放物资的仓库。

12日,一位拥有700多万粉丝的网红也和父亲赶到现场,捐款10万,勉励张广兵“无论怎么样,这个共享厨房都不能关掉”。

但是,随着捐款数和关注度持续增高,4月13日,质疑声渐起。共享厨房的收费表被网友扒出。网友质疑共享厨房“坚守九年”不实,连续三年“卖惨炒作、消费爱心”,所谓“公益”其实是生意,从未公开受捐钱物使用明细等。

遭网友质疑的共享厨房收费表。

当天下午,共享厨房外贴着一张纸,写着:(收到)米900斤左右、面500斤左右、油700斤左右,现金30万。(共享厨房)每天消耗一袋50斤大米、20升油、20斤小米、油盐酱醋不计其数。“现在捐赠物资大概可用三四个月,感谢大家支持。”对此,围观群众议论纷纷:光新闻报道的,也不止这么多啊!

有数万粉丝的一位网友在现场直播,寻找张广兵质问情况。高峰时,直播间涌入数万人。该网友在现场说,作为捐款者,自己有权监督此事。

面对质问,张广兵表示,事后肯定会有详细的资金和物资统计。

14日,共享厨房外又贴出一张工商银行卡明细。该明细显示,该卡4月12日开户,存款459100元。明细单打印时间是4月12日15时37分。

是“饭碗”,也能助人

引发质疑的抗癌共享厨房,合伙人为王战胜、魏兴江、张广兵。

2020年9月,《东方今报》以《抗癌共享厨房里的人间世》为题,详细报道了这间共享厨房的前世今生,收费、经营情况,还记录了许多温情抗癌故事。

最早,王战胜在郑州金水区康复社区便民店(菜市场)有个店铺,专门卖炸丸子、炸鱼。2014年,有病患家属请求借他的锅,给家人亲手做碗清汤面。后来,王战胜支了八口锅,专做营养餐代加工。

“一看专门支了锅,大家不好意思让免费了。”王战胜介绍,下面条、炒菜5块,高压锅炖汤10块,都是顾客定的。后来太忙,炸丸子炸鱼就撤了。

曾带父求医的张广兵、带妻化疗的魏兴江,也先后来这里盘店做营养餐代加工。

2020年6月康复社区便民店拆迁后,7月,三人一商量,合伙在附近租下现在的门面,起名共享厨房。厨房的定位和性质,延续了此前,也有所拓展。继续给病号及家属提供场地、锅炉、水电、调味品等,5块炒一个菜,10块炖一锅汤。

报道提到,共享厨房前面的蔬菜区,转租给了一对老夫妻。干货和肉品区,则转租给了一位大姐。日常,三名合伙人和三名亲属,负责厨房运转。

“目前是不赚钱的。”王战胜说,因为房租等成本高多了,而价格没变。

报道结尾写道,这份“下半辈子的事业”,三人做得勤勉诚恳,“是自己和亲人的饭碗,也能为他人提供帮助”。

此后,多家媒体跟进报道共享厨房。后续报道显示,共享厨房收到一些捐助。

当时,张广兵说,他们盘下该店时,转让费和购买抽油烟机、电磁炉等费用约10万。开业两个多月,几乎没有盈利,不少爱心人士捐款给予支持,他们会把捐款买的米,熬成粥免费送给病人家属。

真正使共享厨房大火的,是2021年7月它被媒体报道“盈利只有1000元,经营困难面临关门”。共享厨房收到大量捐助,对外表示“不要再捐了,放不下了”,还表示捐助的物资会免费给病患家属使用。

没多久,郑州遭遇特大暴雨灾害,因楼上漏水,共享厨房不少电磁炉损坏。张广兵发布视频后,网友纷纷留言,主动提出网购电磁炉捐赠。

许多网友质疑,共享厨房连续三年“卖惨炒作”。澎湃新闻检索发现,2022年,并未见共享厨房“卖惨”新闻。不过,确有一些其受捐助的新闻。

2022年12月,张广兵还对媒体说,得到关注后,获得了很多帮助,捐助的物资也多了起来,缓解了困境。共享厨房渐渐成为爱心中转站,店里免费发放过爱心人士捐助的饺子、月饼、粽子、盒饭、鸡蛋、蔬菜、衣物等。他的新年愿望,是希望能把这家店维持下去,再想办法扩展。

2023年4月11日,张广兵对澎湃新闻说,因为有捐助,他们一直早晚送大、小米粥、中午送米饭。每天厨房消耗米面油数百元。“如果突然不送了,怎么交代呢?”张广兵说,实在无以为继,才贴出“关门通知”。

究竟能否赚钱?

收费表的曝光,是引发舆论反转的原因之一。

这份贴在共享厨房内的收费表显示,主食类:汤面5元、捞面炒面焖面等8元。炖汤10元,砂锅煲汤15元。营养菜品类:炒柴鸡蛋1元、炒菜5元、大锅菜8元、蒸鱼10元等。红烧鱼等红烧类菜10元。附加服务类中,热饭3元(加面或加菜5元),使用破壁机3元,熬中药10元。

许多网友惊呼,原来,炒一个菜5元,是食材自己买,还得自己做。

对该收费表,共享厨房合伙人魏兴江说,店内炒(一个)菜价格为5元,煲(一锅)汤10元,未按价格表收费。“刚搬到这边是按照价格表来的,后来发现有些人实在太困难了,就没按照那个价格来了。”

澎湃新闻采访多家共享厨房,都是油盐酱醋免费,其它调味品需购买。

澎湃新闻获得的一份材料显示,2023年1月,涉事的这家共享厨房曾向相关方提供了租房合同。合同显示,房屋125平方米,2020年7月1日起租,租期5年。前三年每年租金14万元,三年以后每年租金15万。

周边有店铺老板对澎湃新闻说,周边租金大致如此。

前述材料显示,共享厨房介绍说,厨房内的蔬菜摊和调味料摊,都是出租出去的,租金分别为每月1800元。照此计算,共享厨房实际房租为每年96800元,每月为8066元。厨房每天服务300多人次。

张广兵曾向澎湃新闻抱怨,疫情三年,房东没减免一点房租,原因其未解释。

网友们质疑,为何附近的共享厨房,未接受捐助却没有说经营不下去?

附近一共享厨房老板称,每月租金7500元,收费一样,除去成本,夫妻俩每月可赚近万元,“亏钱谁还干啊,我们就靠这门生意养家”。该老板表示,起早摸黑很辛苦,也熬粥,但粥是卖的,中午也不送米饭,因为“送不起”。

附近一农贸市场配套的共享厨房工作人员说,她们也是服务病患和家属,已经开了两三年。厨房100多平方米,至少需三个人。早晚送粥,有大、小米粥和苞谷糁。不过,中午不送米饭。“利润肯定有。”该工作人员说。

从2003年起,万佐成、熊庚香夫妇就在江西南昌经营共享厨房。

如今,还是老两口两个人经营。熊庚香告诉澎湃新闻,每天有几百人来做饭,炒素菜收1元,荤菜2元,煲汤收3元,米饭一份1元,调料免费使用,“特别穷的病人不收钱”,每天流水在500~700元之间。

熊庚香介绍,每天消耗100斤左右大米,要200多元,蜂窝煤每天200多元,水电一个月1000多元,房租政府负担一半,自己负担2000元每月,加上调料、筷子等费用,一个月成本差不多2万。算下来,基本可以月收支平衡。

老两口被评为“感动中国2020年度人物”后,很多爱心人士找上门来。

万佐成说,捐的米、油物资就放在店里,免费给病人们用,“捐赠的钱我们一分钱都不要,店里有一个本子,记着需要钱的病人电话,想捐钱就直接打电话,把钱捐给病人”。熊庚香表示,她们从不指望靠这个赚钱,在经营共享厨房外,夫妻二人还通过卖早点、经营宾馆等方式赚钱,“我自己1993年就有好多钱了,做这个事对我来说不难,他们开心,我也开心,这是买不来的”。

熊庚香认为,做一个菜收5元不可能亏本。万佐成则表示,做共享厨房,如果是想做老板,雇别人是不行的。

“谣言”和网暴

舆论转向后,网传张广兵家有奔驰宝马、三套房,张广兵妻子开特斯拉。很快,张广兵妻子将其抖音号改名,并设置为私密账号。

不过,其所发视频,已被网友截图、保存。

张广兵妻子2022年4月发布的一条回娘家视频中,出现了宝马车。对此,张广兵曾对媒体称,这是二哥家的车。

网友们扒出张广兵妻子2021年2月13日和2023年1月14日发的两条视频。仔细看,其实能看出张广兵开的车,方向盘标和轮毂标是马自达。

一位资深二手车贩也表示,确是马自达。从内饰看,车也很一般。

在一则视频中,张广兵称想翻盖老家破瓦房,妻子说没钱,张广兵打电话没借到钱。妻子拿出一大把卡,称都是用这些卡维持日常生活。“你干这么多年厨房没一点积蓄?不知道你在干啥。”张广兵说,“这么多年我容易吗……我感觉我在体现我的价值……我也可委屈。”

妻子劝张广兵“别干了”,张表示:“你说不干就不干了吗?”

网友截图称,其中一张卡,明显是中国农业银行黑金卡,不是一般人能办下来的。对此,农行工作人员向澎湃新闻表示,该卡系普通信用卡金卡。

网友质疑的视频截图,称有一般人办不下来的黑金卡。中国农行工作人员介绍,这就是普通的信用卡金卡。

4月14日清晨,张广兵对一位义工说,自己要配合相关部门说明情况。针对网暴和污蔑他有“宝马车、大别墅”,他要报警。其否认自己有“宝马车、大别墅”,称对自己说的话负法律责任,“要打翻身仗,还清白”。

伴随这些真假难辨的“传言”的,还有义工受到网暴。

4月13日,有人在现场直播时堵住张广兵,网友“娜宝的宝”站了出来,和对方争吵起来。很快,网络传出一张视频截图,称是“娜宝的宝”去年在共享厨房接受媒体采访的截图,骂她是托。网友还扒出她是一名带货主播。澎湃新闻看到,数百条辱骂私信涌进她的抖音号,言语不堪。

无奈,“娜宝的宝”将账号设为私密账号,甚至公司也受到影响,只能让她停播。

其实,那张截图是“娜宝的宝”4月11日到共享厨房捐甜品和300元时,接受媒体采访的视频截图。当天,澎湃新闻记者曾在现场看到她。

“娜宝的宝”说,自己做主播,有空会拍一些公益视频,是兴趣,也有助涨粉。证据显示,3月17日,她曾在张广兵抖音号下留言,称自己是做公益文案的,想去共享厨房拍视频。3月24日,他们互加了微信好友。4月2日,“娜宝的宝”在自己抖音号上发布了所拍视频。4月10日,看到共享厨房登上热榜,11日她就赶了过去,买了些甜品,还捐了300元。12日晚,作为义工,她帮助共享厨房转运物资数小时。

“娜宝的宝”因自己手机内存太满,清空了聊天记录。她向张广兵要来的两人添加微信时的截图,证明俩人是3月底因拍视频认识的。

她解释说,自己没想蹭流量,只是对张广兵印象不错,所以那天头脑一热,跟对方争吵了起来。她为自己的冲动道歉,但网暴已经严重影响她的生活和工作,她自己发视频澄清,却被网友断章取义。

有网友晒出她注册的百货店工商信息,质疑她。她解释说,营业执照是直播需要办的。澎湃新闻注意到,该百货店注册地和她今年3月所发的一条涉及“下播”的朋友圈,定位相同。“我愿意接受一切采访、彻查。”她说。

一位有十多万粉丝的网友向澎湃新闻表示,看到共享厨房登上热榜,11日他就和同事去捐了数千元物资。他坦言,自己是在跟热点和流量,最初他就对共享厨房存在质疑,不过直到风向变化,他才敢质疑共享厨房。

病号家属“不关注网上的议论”

自4月11日起,共享厨房外聚集的人,基本保持在一二百人。

14日下午2点多,有治安人员在现场维持秩序。有人阻止记者进入共享厨房,还称为防止意外,把共享厨房的刀都收起来了。

有围观群众说,自己有时会去共享厨房买菜,菜价和市场价差不多。

正在共享厨房里做郑州传统美食“面鱼”的一位阿姨称,儿子在附近住院,她已经到这里做饭一个多月,每天三顿。她说,面粉是免费的,加工费5元。

这位阿姨说,如果吃肉丝面,自己做,算上食材和加工费,两个人的饭12元就够了。如果在医院或饭店买,则需25~30元。有钱的病患或家属,不太会去共享厨房,来这里就是为了省一些。附近共享厨房的价格都差不多,如果这里关了,她可能需要跑得稍远一些。阿姨说,她不关注网上的议论。

另一位大叔在煮青菜,他说要煮熟后打成糊,给病号吃。

在厨房忙碌的共享厨房合伙人王战胜、魏兴江表示,张广兵已被有关部门喊去谈话,结论没出来前,他们什么也不会说,说了也没用。

当晚9点,张广兵的本家哥哥在“广兵家的共享厨房”群发言,询问“谁在现场,快点来门口”、“今天晚上要干活(转运捐助物资)”。义工“飞天饼”告诉澎湃新闻,或许因共享厨房受到质疑,一些志愿者纷纷表示过不去。

4月14日,针对张广兵对媒体称“正在向河南省慈善联合总会申请公益慈善账户、专款专用”一事,河南省慈善联合总会工作人员回应澎湃新闻称,经总会进一步了解,并根据《中华人民共和国慈善法》的相关要求审核后,发现其不符合相关要求,“所以并没有和他们展开合作”。

北京市致诚律师事务所何国科律师向澎湃新闻表示,按照《中华人民共和国慈善法》的相关规定,合法合规的募捐必须满足三个条件。

一是资格许可。必须是具有公开募捐资格的慈善组织才能开展公开募捐活动。没有公开募捐资格的组织和个人要募捐,可以联合具有公开募捐资格的慈善组织进行合作,否则是违法募捐。二是募捐方案备案。要进行募捐还要制定募捐方案,报民政部门登记备案,备案结束后才能做具体的募捐工作。三是要公开款物的使用情况,及时回应捐赠人的关注。

澎湃新闻查询媒体报道发现,共享厨房的三名合伙人,只说经营困难,未直言要求捐赠。不过,2021年7月,张广兵曾受访称,“现在最大的困难和挑战,就是资金问题,也恳请社会各界能给我们一些帮助,让这个厨房能够走下去。”

何国科律师认为,如果受助主体明确向社会表达了基于慈善目的,需要资金支持,就要归属募捐范畴,无论是公开募捐还是接受赠予,对于受助主题来说,都应该向赠与人、公众公开捐助或赠与款项的使用,保障赠与人和公众的知情权。

据媒体报道,4月15日晚,记者从郑州市金水区联合调查组获悉,“共享厨房”相关情况发生后,当地迅速成立联合调查组,进行了深入调查。经查,“共享厨房”合伙人张某某家庭名下有90.2平方米小产权房一套、40.52平方米小公寓一套,分期付款购买白色马自达3轿车一辆。社会爱心人士赠予款额579888.25元,款项保存在银行卡、微信及支付宝中,均未支出。

调查称,赠予的米面油等生活物资正在清点中,当事人已停止接受各类社会赠予。对社会爱心人士赠予的款物使用情况,将依法依规进行监督监管。

4月16日,深圳市建辉慈善基金会发布声明称,根据目前官方调查通报,经与捐赠方沟通,决定暂停11日发布的对涉事共享厨房9.8万资助的审批流程。

对澎湃新闻的多次致电和微信沟通,张广兵始终未回应。

本文链接:http://www.dengper.com/huangjin/13392.html 转载需授权!

上一篇:中国质量给大家科普一下如何查询住宾馆记录查询(2023已更新(今日/小红书)报刊社2023年部门预算批复

下一篇:疏通城市“给大家科普一下宾馆的开记录怎么查询(2023已更新(今日/知乎)血管”,房山这个镇在行动

相关文章

网友评论